天津科技大学

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图片新闻

+了解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正文

尼泊尔地震:我们能做什么?


 
如何对地震民众做心理疏导?
 
一、灾难和死亡

        我们关于自我和生活的一个重要信念是,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影响和控制自己的生活。地震灾害却打碎了它。它让你觉得自己渺小、无能、无助。死亡更是如此。它像一个黑洞,把所有靠近它的光、意志、希望、对生活、世界和自己的信仰统统吸收。在死亡的逼视下,你很容易让自己堕入无尽的虚无,就像一个将被丢弃的破娃娃,任由命运摆布。你的生活开始变得虚幻,虚幻到不值得投入,而生命的意义,也成为一个大大的疑问。焦虑和抑郁随之而来。


        如果人的心理也发生了地震,死亡就是这个地震的中心。离死亡越近,你所受的伤害就越重。死者和你的关系越亲密,你所受的伤害就越重。心理受灾最严重的是在死亡中挣扎过的幸存者,然后是亲见亲人死亡的幸存者、听到亲人死亡的幸存者……直到,余震波及因媒体传播而见识到悲惨场面的普通你我,都可能成为心理地震的受灾者。

二、受灾者

        然而,死亡和伤害并不是一切。大部分灾区的受灾者都比我们想象的坚强。你会看到废墟中玩乐的孩子,帐篷边聊天的大人,坚持工作的警察、教师、官员、工人和农民。人有强大的心理免疫系统,它只在我们遇到重大生活事件时启动。那些平时软弱无力的人,也可能在大灾面前冷静坚强。

        但仍有一些伤害超过了心理所能承受的范围。对于这些受灾者,我想说:
 
        1、悲伤和忧郁是最正常的反应。它和软弱无关。
 

        2、不否认自己的悲伤,但也别深陷其中。如果每天悲伤,就在一天中找一段时间坚强,如出去走走,即使走走的过程中,悲伤仍无法中止。如果一直强撑着坚强,那么给自己一个时间段悲伤。真情流露也是一种休息。

        3、从安排和控制自己的生活开始心理重建。养一只狗、种菜、做饭、几点该去做什么、见谁。生活的安排会给人直接的控制感。
 

        4、寻找支持。如果身边有至亲朋友,自然最好。如果没有,找你认为能理解你的人倾诉。如果也没有,试着不要总一个人呆着。去能看到人的地方,哪怕只是坐坐。可以试着找那些有相似经历的人聊天,相互安慰。 

        5、和以前的生活取得联系。试着做曾经让你快乐的事,试着重建以往的生活规律。
 

        6、相信。相信时间会带走伤痛。相信未来会带来希望。


 三、心理援助
 

        1、在心理应激期,用拥抱这类最直接的肢体动作。那时候,语言不起作用。在整个灾后心理工作中,作为,和另一个共同面对灾难,是心理援助最起作用的部分。
 

        2、即使过了应激期,破坏受害者的心理防御也是危险的。08年央视曾经播出这样一个片段,一个心理干预专家拉着一个正玩耍的小朋友询问他对死去的母亲的感受。那孩子不想回答,在再三追问下哇哇大哭。这段电视引起轩然大波,大家纷纷指责该专家造成二次伤害。而那个专家辩解说,一个伤口要好起来,就需要把里面的脓挤掉,他做的是挤脓工作。

        我不能赞同这个专家的意见。心理咨询,尤其是心理分析取向的治疗,对人的心理防御(比如遗忘、否认)深有敌意,认为心理防御扭曲了人对正常世界的看法。我觉得恰恰相反,大部分心理防御机制都是于我们有益的心理免疫系统。面对重大灾难时尤其如此。即使你确信某种防御机制有害,你仍然需要在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重建新的防御机制的情况下,才能动它。伤口打开了,你得有时间和精力把它缝起来。但显然这个专家并没有这样的准备。

        3、知道自己所知有限,知道自己能做的有限。别让自己成为这种无力感的牺牲品。

 
四、志愿者(尤其是心理志愿者)
         
       
1、如受灾者在感情上接纳你,你在那里,就是帮助。如果受灾者还没准备好接纳你,你在那里,就是打扰。
 

        2、英雄主义情节、参与大事情的感觉和利他主义都会让人感觉良好。这本身没错。我们都希望自己有价值和重要。但得牢记评判你行为的并不是你是否感觉良好,而是对方是否真的得到帮助。别成为好心办坏事的累赘。别做二次伤害者。别做灾难旅游者。
 
        3、如果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比如上面那个专家的案例),就相信常识。想想对面的那个人是自己,会需要什么,如果对面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亲人,你会怎么做。
 

        4、不要自以为是的觉得对方一定急需心理辅导而硬上。不要觉得对方因为地震而有心理不正常。很多人面对大灾难有一段时间的焦虑和情绪波动是正常的,并且能够自愈。应该首先陪伴在受灾者身边,如果对方有物质上的需求(水,食物等),及时提供。观察对方的心理状态和样子,理性的判断是否真的需要心理疏导。 

       5、自己的态度要亲切,情绪稳定,给对方以淡定、值得信赖的感觉。要有耐心,语速缓慢,平稳。注意对方比较敏感的地方,考虑文化差异。
 

        6、受灾者经历情绪不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由于失去财物或亲人导致的悲痛。二,由于对灾害恐惧导致的焦虑。
 

        针对第一点,应在帮助受灾者解决物质上需求(指在避难所等物质条件缺乏的情况下)的同时,提供心理依靠,陪伴受灾者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正视失去的东西。同时教会受灾者如何面对损失,如何缓解心理压力的方法。并且尽可能提供关于未来的乐观的信息(比如政府的支援和行动等)。 

        第二点,如果能将受灾者置于能非常安全的地方,使其安心是最好的。另外提供足够的信息,比如房子的耐震性;让受灾者做更充足的准备,比如地震应急套装。告诉受灾者应该采取的行动并使其知道只要正确行动就可以避免伤害,很多恐惧来自于不知道怎么做而觉得自己无法掌控命运。这类情况只要他们处于不再危险的境地,焦虑就能较快消除。周围的人的乐观和淡定情绪也能加快焦虑的消除。

        专注于生活中的行为(洗衣服干活走路与人说话)会减少对于灾害的回想和焦虑。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7、不要随便说我理解你的心情”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也是命”“他们没受苦去的很痛快这种否认对方痛苦心情的话。会让对方更加感到孤独无人理解。应该陪伴对方面对痛苦,做出榜样。只有面对,才能让痛苦消逝。

 五、我们自己
  
       总有一天,我们的死亡也总会到来,我们也要经受它的逼视。正如古希腊伟大的戏剧家索福克勒斯的诗句 (引自贺卫方先生在打黑高潮中写给重庆司法界的信)
 
        “等冥王注定的命运一露面,
 
        那时候,没有婚歌、弦乐和舞蹈,
 
        死神终于来到了。
 
        一个人最好不要出生;
 
        一旦出生了,求其次,
 
        是从何处来,尽快回到何处去。
 
        等他度过了荒唐的青年时期,
 
        什么苦难他能避免? 
        嫉妒、决裂、争吵、战斗、残杀接踵而来。
 
        最后,那可恨的老年时期到了,
 
        衰老病弱,无亲无友。
 
        除了对逝者的哀悼,灾难和死亡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用新的视角去审视我们的生活,什么真的重要,什么其实不重要,什么让我们因为活着而心怀感激。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地震救援志愿者? 

    心理治疗师写给志愿者的话

        如果你是一名志愿者,那么请你记住:
 

        我们帮不上什么忙;
 

        我们没有解决问题的答案;
 

        如果你觉得你有的话,那么请放下你的高傲吧;
 

        如果你觉得对于灾民们你有好的建议,那么请揣在兜里,不用拿出来了。
 
        
——Tucker Feller 


深一些呼吸,不要慌,你能看着我的眼睛吗 

        当我和我的治疗师朋友们走入Tucker Feller的志愿者培训课堂的时候,刹那间,我居然感受到了有一股优越自满的气息,从房间的中央升了起来,大家心照不宣又洋洋自得:我们这些人要不就是在心理学工作坊中受训多年,要不就是对诸多心理学治疗流派了如指掌,要不就是博览过众多专业书籍,还有一些人已经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坊或课程。

        我们全都心急火燎,火急的原因我猜有两个:一是帮助四川地震中的灾民进行心理抚慰形势逼人,二是我们都学了这么多年的心理治疗了,这回总算轮到我们上场了,还不赶紧往上冲。 

        我们的心上下浮动,志愿者培训的房间里因为这一百多个人翻腾的妄念,空气变得格外浑浊。在这几乎要透不过气的氛围中,我身边两位学过心理治疗的朋友地一声同时站了起来争先恐后地想要向 Tucker Feller 提问题。

        她们两人的问题还没有问出口,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脸地一下全红了,一种叫做羞愧的东西涌上了头顶。果然,她们提出的问题里全是满满的自我与自以为是。 

        我知道,就是她们站起来的那一刻,她们的提问与我心中的傲慢形成了共振。 

        Tucker Feller 认真地听着她们其中一个的提问,用意味深长的眼光专注地看着这位女学员,然后对这位忙着发表言论的女学员说:深一些呼吸,不要慌,你能看着我的眼睛吗? 

        当他发现这位女学员不仅忙着说话,并且忙着避开他的眼神时,Tucker Feller用更加宁静缓慢的语气邀请这位提问题的女学员看着他的眼睛,并对她说:如果这一刻,你不能冷静地看着我的眼睛,那么下一刻你将无法冷静地看着那些灾民们的眼睛;如果这一刻,你不能专注地听我所说的话,那么下一刻,你将无法专注地聆听那些灾民们的话。

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要创造更多的问题

        Tucker Feller 的话深深打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那些忙着提问题的学员们纷纷放下自己高举着的手臂,连同放下自己内心的执着,开始听 Tucker Feller 的那看似简短的话语背后的含义了。

        在这场深圳的培训课堂上,Tucker Feller所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们为什么需要去帮助别人?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你怀着要去帮忙别人的念头去帮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Tucker Feller让我们分成十个小组进行活动,当发现我们在小组活动中乱成了一锅粥的时候,Tucker让我们停下来,让我们看着自己所制造的一切,他很慢很镇定地说道: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要创造更多的问题。

        “请大家记住Tucker让我们停下活动,让这个混乱的团体先安静下来: 

        “我们现在先要创建一个心理支持小组以保护我们彼此,我们从现在开始要创立一个系统,这个系统里要有固定的例会。在这个心理支持小组中每一位成员都要问一下自己,有什么是你可以贡献出来的,有什么又是你无能为力的。如果大家都能系统合作,可以事半功倍。

        我们作为帮助者首先要了解的是正确的帮助方式。我们不是提供一个服务的渠道,而是成为一个学习和教导别人学习的渠道。 

        请记住,如果有一天你们已身处灾区,面对着灾民们:
 

        听的时候要快,但反应速度要慢;承认现实,不要做任何承诺;被动聆听,不要制造新的麻烦。不要去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更少反而是更多。
 

        “最后,请一定记得:你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应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地震?